举国哀悼与“永恒”坠落

作者 / 星辰文学网 热度 59

举国哀悼与“永恒”坠落

您是如何为冰川写悼词的?想象一下,如果您从小就住在像上帝赐予的和永恒的冰川这样的冰川中。您如何告别它的灭亡?

当德克萨斯州赖斯大学的一位学者打电话要求我为冰岛的第一座融化冰川写一座纪念碑时,我发现我遇到了上述问题。这使我想起了美国作家库尔特·冯内古特(Kurt Vonnegut)在5号屠宰场最喜欢的谈话:

“当我听说有人写过反战作品时,你知道我对他们说什么吗?”

““我不知道。哈里森·斯塔尔(Harrison Starr),您在说什么?”

“我说,不是写反战作品,而不写反冰川作品?”

他的意思是:总会有战争,而反战争就像拦截冰川一样,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我也这么认为。

但是,哈里森·斯塔尔,你猜怎么着?我们人类成功。地球上几乎所有的冰川都停止增长,并且大多数正在以惊人的速度萎缩。橡树冰川是冰岛第一个正式宣布死亡的冰川。在喜马拉雅山,格陵兰,阿尔卑斯山和冰岛,所有冰川都在融化。据冯内古特说,可以说得克萨斯州的教授邀请我写一份“前冰川”的副本。

这座已故冰川的名称具有多种含义。冰岛语中的“ Ok”与英语中的“ Yoke”含义相同,后者是过去用来盛水时用来挂桶的长杆;除此以外,还有“负担”,意思是压倒人的东西。橡树山曾经以冰的形式运送水,现在这种水变成了海水,这将在未来给人类带来越来越重的负担。

根据目前的趋势,冰岛的冰川将在未来200年内全部消失。橡树冰川纪念碑是冰岛400座消失的冰川中的第一座纪念碑。凡尔纳在《地球之旅》中描述的地心入口,即Snafir冰川可能在未来30年内消失。这将是冰岛的重大损失。毕竟,在冰岛就像富士山到日本一样。

冰岛所有冰川的融化将使全球海平面上升1厘米。似乎并不多;但是当这种现象在全球范围内反复发生时,所产生的潮汐将影响数亿。数人。在所有即将融化的冰川中,最令人担忧的是喜马拉雅冰川,因为它承载的水可以供应10亿人口。

我的家人与冰川有不解之缘。我的祖父母是冰岛冰川研究协会的创始人。 1955年,当我的祖父说他想带我的祖母参加为期三周的冰川探险时,许多人问他是否疯了,因为带一个女人参加冰川探险真是不可思议。后来我的祖父母和探险队对冰川进行了勘测并绘制了地图记号时,在小帐篷里呆了三天三夜。 “你不觉得冷吗?”我问他们。他们回答:“冷吗?我们是婚礼聚会。”他们驻扎的冰川当时没有名字,但现在被称为“ Bruvarbenga”,意为“索纳的新娘”。

目前,约10%的冰岛被冰川覆盖,最厚的冰川位于约100米厚的Vatnaikur。想象一下,将三座帝国大厦一一堆叠,然后将它们分布在整个地平线上,然后沿着地平线伸展。这种雄伟的存在实际上非常脆弱。每当我想到这一点,都会使人们感到难以理解。当我的祖父母测量这些冰川时,它们是永恒的白色巨人。您可以计算出它们在当今温暖的气候下可以生存多长时间。不管它们有多好,前景都是黯淡的。大多数冰川只剩下与现在出生并活到高龄的人一样多的时间。冰川生长然后融化,我们可以理解这个过程,但是今天发生的是一次完全的坍塌,慢动作的爆炸。

这不是我们所熟悉的自然界的变化:在冰岛,有比我还年轻的山脉,比布鲁克林大桥还年轻的陨石坑,有力的火山活动使所有人类活动都相形见。

火山喷发将排放数百万吨的二氧化碳。我们人类做什么?人们不禁要问。 2010年,欧洲著名的埃亚菲亚德拉冰窟火山爆发,关闭了欧洲国家的所有机场,但其二氧化碳排放量仅为每天15万吨,人类活动每天将产生1亿吨排放量-人类的日常活动影响着超过600次此类火山喷发。想象一下,这样的火山喷发每天,晚上和全年都在地球上发生。您是否会对自己说,这对气候有影响吗?

大自然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变化。西伯利亚冻土猛的冻土正在融化,海洋酸化率达到了5000万年来的最高峰。垂死的冰川并不是戏剧性的夸张。冰川的剧烈融化甚至没有今天夸大的气候那么剧烈:第一天有雪,第二天就消失了。我们正处于融化和消融的时期,我们必须提醒自己,这些现象是异常的,为名为橡树的冰川写悼词是不可接受的。我们需要用纪念碑来提醒自己,我们就像一只青蛙,用温水慢慢煮熟的寓言中的青蛙。 “青蛙”的同伴,我们在自尽,该怎么办?

的人类文明的一个根本缺陷是我们不能在当下思考。当科学家谈论2100时,我们认为时代与我们无关。所以有时候,当我与大学生交谈时,我要求他们做一个简单的计算并做一个思想实验。我告诉他们你是否出生于2001年您可能活到90岁。那时,您一生中可能有一个20岁的年轻人是您的最爱。也许那是你的孙子,一个你认识和爱过20年的人。因此,举例来说,当他成为90岁健康的老人时,他可能仍会告诉其他人,您是哪一年对他一生影响最大的人?

学生计算出并最终得出类似于2160的答案。这不是通过抽象计算获得的答案。对于某些正在上高中或大学,而且触手可及的人来说,这是未来的私人时间。如果我们能够与这样的未来时刻紧密相连,那么我们对科学家在2070年或2090年可能发生的灾难的早期预警有何看法?像未来的科幻小说一样,这怎么可能是一个超出我们想象的故事情节?

因此,在纪念橡树冰川的青铜纪念碑上,我们写信给这些未来的亲人:“我们知道现在正在发生什么,我们现在需要做什么。但是只有您知道我们是否真的做到了“

(叶舒,《世界科学》,2019年第10期)

举国哀悼与“永恒”坠落 相关内容

您的生活中有多少人来来去去。 古民云:靠近朱的人是红色的,靠近莫的人是黑色的。 与您互动的人的类型直接影响我们的生活质量。
父亲去世十年后,在我的坚强与软弱结合下,母亲终于同意来郑州与她最小的女儿一起生活。今年,我的母亲70岁,我40岁。
从森林中移出草叶,在微风中摇曳,移去树梢和天空边缘的蜜雀歌声,移走偶尔掉下的树叶,停在除了阳光的温暖,您一直潜伏在地面上,却非常安静地走动,剩下的就是我的脚步声和温柔的心跳。
经常听到,听风景胜于看风景。春天的樱花来来往往。 许多朋友捏手指来计算开花期。 来自世界各地。
春天是如此多变,微风轻拂,染上花香,带着绿丝带,像个女孩,漂流而去。 365个昼夜,彼此像镜子一样认识。
“在缝隙中寻找微光:文化和主人的风度和温度”是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平装书,由白花洲文艺出版社出版,该书是定价49.